Connect with us

民意调查数据显示,Bernie Sanders有可能成为美国大选获胜者

美国资讯

民意调查数据显示,Bernie Sanders有可能成为美国大选获胜者

桑德斯为什么可能赢得民主党提名?为什么他也可能会失败?这份报告会告诉你答案。本周的星期二早上,伯尼桑德斯宣布将正式竞选总统。就在几小时前,Gallup发布了一份关于党内民意状况的报告 – 这份报告与Bernie 2016年大选至今,这3年来民主党内部的阶级斗争极为相关。这份报告调查了民主党在过去18年的变化,发现该党的选民越来越 向“左倾”。这不仅解释了伯尼桑德斯 在2016年取得的出人意料的成功,也解释了为什么他 (的确) 被视为当今美国大选领跑者之一。

(桑德斯在费城天普大学的Liacouras Center 拍摄于2016年4月6日)

 

左倾到底是好还是坏呢?

让我们继续了解Gallup带来的数据分析。

对这位佛蒙特州(Vermont)老参议员来说,这并不都是好消息。回顾2016年,Sanders的致命弱点其实(输在了)是黑人选民和年长的民主党人。Gallup的报告发现,这些并非是偶然的弱点:老年选民和非白人选民是民主党内部最保守的两个群体。这为Sanders制造了一个内在最大的障碍,他在竞选中被认为是最左倾的候选人,这使他在所有其他几个民主党左翼候选人中,扮演者极为重要的角色。

现在,Gallup的分析只能告诉我们伯尼桑德斯获胜的可能性有多大。它的民意调查并未就警察暴力移民等关键问题提出问题;更重要的是,政策和意识形态远非影响民主党初选选民投票方式的唯一因素。但是,新的数据可以帮助我们了解目前的基本情况,以及Sanders若想获胜,所必须需要克服的障碍。

 

民主党人变得更加自由了

Gallup的民意调查专家研究了自2000年以来民主党的大数据,

将其分为三个不同的时期:

2001-2006年,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认为自己是自由派;

2007-2012年,自称自由主义者的民主党人比例稳定;

2013-2018年,这一比例再次开始增加。

 

这导致了党派意识形态的重大转变。近年来,在Gallup的民意调查中,历史上第一次,有越来越多的民主党人自认为是“自由派”,而非“温和派”或“保守派”:

有些人认为这仅仅是语义表达上的差异。其实不然:Gallup的数据发现,在反枪支、增加税收、遏制气候变暖等一系列政策上,民主党选民实际上越来越左倾。自由主义者也越来越支持这一系列的政策。但温和派的民主党人,甚至自认为是保守主义者的人,在几个关键问题上都左倾了。

在过去几十年里,两大政党在意识形态上变得更加统一,共和党越来越等同于“保守派”,民主党越来越等同于“自由派”。两党也开始代表更广泛的社会身份(超级富豪vs穷人vs中产阶级),曾有人定义说,共和党主要是由信奉基督教的美国白人组成的政党,而民主党则代表其他所有人,这一偏见也许在2020年将会被推翻。

最坏,也是最好的结果:就是两个政党分化成两个统一的阵营,对另一方极度蔑视,意识形态漂移的内部障碍也会少很多。

也有人说,共和党人右倾的程度远远超过民主党人的左倾,但Gallup的数据显示:民主党正处于自己的转变过程中。随着“自由主义”或“进步主义”成为民主党身份的核心部分,该党更有可能接受进一步的政策立场。各种背景、各行各业的民主党人都在向左翼靠拢。

 

具体体现在哪一方面? 答案是学历。

Gallup的作者解释说:“在只有大学学历的民主党人中,自由派的支持率上升了16个百分点,在研究生中上升了13个百分点,在上过大学的人中上升了12个百分点,在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人中上升了10个百分点。”

这些调查都是桑德斯获胜成为可能的条件。在过去20年左右的时间里,一个曾将温和的 比尔·克林顿 奉为其旗手的政党,如今已明显变得更加自由。

桑德斯在2016年竞选总统的决定,既暴露出民主党发生的变化,也进一步推动了这一左倾转变。在他成为候选人后,美国老百姓对Bernie提出的民主社会主义者(Democratic Socialists)这一词的态度从原来的陌生改为开始慢慢接受它的存在。这是桑德斯

在2020年取得胜利的唯一途径:继续巩固他从2016年开始的支持,利用民主党进一步左倾的趋势,争取更多的支持者,并从其他民主党候选人的支持者中获益,凭借2016年大选的全国知名度和上一次竞选的经验支持,想象Sanders获胜真的没那么难。

Sanders面临的问题:年龄和种族

尽管民主党在一段时间内变得更加自由,但这并不意味着伯尼桑德斯会一帆风顺。首先,他面临来自像Elizabeth Warren这样的左翼候选人的竞争。目前还不清楚,他的核心支持者 – 年轻的白人和最左翼的选民 –

在他们还有其他选择时,究竟还会有多少人支持他?

伯尼桑德斯试图超越这个核心联盟的两个最大障碍仍与2016年一样:年长的民主党人和非白人,Gallup的数据显示,他们比普通民主党人更保守。2016年,年龄是桑德斯 vs 希拉里投票的最大决定因素。Sanders在年轻选民中占主导地位,尤其是18至29岁的选民,但在45岁及以上的选民中惨败。数据显示,大多数被认为“保守”的民主党人年龄在50岁以上,而大多数被认为“自由”的民主党人年龄在50岁以下。

(桑德斯在费城天普大学的Liacouras Center 拍摄于2016年4月6日)

 

种族是第二大因素,Gallpup数据发现白人民主党人比非白人更有可能被认为是自由主义者。与此同时,黑人民主党人基本上分为保守派和自由派。

YouGov-Economist初选期间的民意调查 

它展示了桑德斯和希拉里在年龄和种族因素上的对比。在初选的大部分时间里,希拉里在这两个年龄段的非白人选民中都更受欢迎,尽管差距相当大。她在年长的白人中更受欢迎,而Sanders却赢得了年轻白人的选票,随着初选的继续,他的支持随着主要人数的增加而不断增长:

非白人选民占民主党选民的近50%,和年轻选民相比,年长选民更具有行动力,很有可能在初选就开始进行投票了。这些分歧在2016年,帮助希拉里获得了不可逾越的优势。另一方面,她在南方黑人人口众多的县中赢得了惊人的99%的选票,帮助她横扫南方,并将Sanders排除在提名之外。

Gallup的调查询问的是意识形态和政策偏好,并不是民主党希望投票的具体候选人名单。奥巴马在2008年打败希拉里就是一个明显的证据,进一步表明政策激进的候选人能够在黑人选民中占据主导地位。桑德斯在政策坚持上也一直处于疯狂的态度。

但除了面对一个希拉里一手建立的保守派政党王国,桑德斯还有更深层次的理由与这些团体作斗争:民主党内部确实存在明显的意识形态分歧,这些分歧符和明确的人口统计线也的确存在 – 尽管该党总体上倾向于左派,但这些分歧给支持希拉里和相同意识形态特征的候选人们铸就了障碍,同时也成就了桑德斯 。

如果桑德斯可以找到一种方法打入这些摇摆不定的群体,或者只是避开Warren和其他试图从他2016年的基础上吸引选民的人,那么他就可以在今天更加自由、更加开放的民主党中获得明确的胜利之路。然而如果他现在不这样做,2020年的竞选之路将会比现在看上去更加激烈。

Continue Reading
You may also like...
beacon

灯塔信鸽

Click to comment

回帖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更多 美国资讯

  • 美国资讯

    直播:美国总统川普白宫回应对伊朗导弹袭击伊拉克驻美军基地

    By

    U.S. President Trump will address the nation following an Iranian rocket attack against an U.S.-Iraqi air...

  • 美国资讯

    2米34塔科·法尔天赋爆棚 2019 波士顿凯尔特人NBA精彩回放 盖帽!暴扣!粉丝惊叹不已!

    By

      百度百科 塔科·法尔(Tacko Fall),1995年12月10日出生于塞内加尔达喀尔,现已移民美国,塞内加尔职业篮球运动员,司职中锋,效力于NBA波士顿凯尔特人队。[1] 塔科·法尔毕业于佛罗里达州中佛罗里达大学,高中三年级的他凭借2米25的身高,以及2米5的恐怖臂展,成为了最近一段时间的网络红人,他参加高中联赛的比赛画面受到了篮球迷们的“膜拜”,法尔只要稍一垫脚,就能将篮球扣进篮筐[2]。并且预测可能超过波尔2.31米的身高。曾决定参加2017年NBA选秀,同年5月25日宣布退选,并重返大学。[3] 2019年NBA选秀,塔科·法尔落选,随即与波士顿凯尔特人队签下一份双向合同,从而进入NBA。[1]

  • 美国资讯

    中国人觉得无所谓,在美国人看来却是炫富行为的几件事!

    By

      在美国待久了,你就能注意到,有些事中国人觉得没什么大不了,在美国人看来却是炫富行为,今天咱们就分说分说 (都是我的亲身经历)。 来源:Youtube  作者:跟我一起来谈钱  视频链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b8ONis6crIo      

  • 美国资讯

    费城首家E-Commerce生活类论坛贴吧正式测试运营

    By

      灯 塔 信 鸽 www.love-beacon.com                    ...

  • 美国资讯

    是时候担心一下美国的国债了

    By

    在20世纪的大部分时间里,美国政府的运作原则是主要通过征税而不是举债为其支出提供资金。虽然传统观念倾向于在战争或经济衰退等紧急情况下出现暂时性赤字,但没有人认为,一个负责任的财政政府应该致力于维持如此巨大且持续的预算赤字,以至于政府债务的增长速度将超过经济规模的发展速度。 然而今天,联邦政府正走在这条不归路。正如投资者Ben Hunt指出的那样,一些政策制定者和学院派经济学家正在以《奇爱博士》(Dr. Strangelove)的方式敦促我们“学会停止担忧,热爱国债”,他们的声音淹没了通常敦促财政紧缩的声音。但历史一再告诉我们,一个国家的国债规模过大,往往会发现自己面临可怕的经济权衡,给国民带来痛苦。 预计今年的预算赤字将达到1万亿美元。政府通过向美国和国际投资者借款,出售国库券和债券来弥补其支出与税收之间的差距。每年联邦政府出现赤字,都会增加国债,这是过去和现在赤字的总和。目前美国公众手中的国债存量接近17万亿美元,相当于美国国内生产总值的近80%,即美国经济一年的产值。这是多么可怕的数据。 公众持有的联邦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百分比 这种债务占GDP的比例并非史无前例。美国历史上最高的债务与GDP比率发生在二战末期,当时债务达到GDP的106%。战争一结束,政府就有了几年的预算盈余,使国家债务减少了12%左右。然而,随后债务与GDP比率急剧下降,主要原因是GDP的快速增长,由于实体经济的增长以及通货膨胀,这提高了当前GDP的美元价值,但对未偿还债务的数额没有影响。 如今,赤字支出的论据依赖于重复这种增长。赤字的支持者辩称,原则上,如果政府为债务支付的利率低于GDP的增长率,那么一个经济体可以在运行赤字的同时,仍能通过增长摆脱国家债务。 这样的免费午餐可能吗?也许吧,但只能是小部分。赤字的一个重要部分是政府对国债的利息支付。事实上,到明年,利息支出预计将占到全部赤字的一半,并在此之后还会增加。政府要想通过经济增长摆脱债务,预算赤字中本金部分相对于GDP的比例必须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平。 然而,根据现行法律,联邦预算赤字中的本金部分非常大,以至于根据目前的预测,这一免费午餐的上限将无法满足。事实上,美国债务与GDP的比率预计将继续大幅攀升,到2049年将达到前所未有的144%。未来的赤字预计会很大,因为现行的税收法律、福利(如社会保障、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和预算的其他部分留下了巨大的预算缺口。婴儿潮一代的老龄化和快速增长的医疗成本,正导致政府支出增速超过GDP增速。更糟的是,减税降低了税收占GDP的比例。 联邦政府为其债务支付的利率目前非常低,但不能保证会一直在低位 这些令人不安的预测一部分基于经济增长预测和利率走势。联邦政府为其债务支付的利率目前非常低,但不能保证会一直在低位。历史上很多这样的事件:政府为了应对低利率,肆意消费,积累巨额债务,结果却发现自己的行为引发了投资者信心危机,导致利率飙升。 希腊政府在本世纪头十年为其债务支付3%至5%的利率,直到投资者失去信心并在2012年将利率提高至25%。随后的预算紧缩措施将希腊经济推入了萧条状态,至今仍未复苏。 今天,所谓的现代货币理论的实践者可能会说,像美国这样发行本国货币的国家可以避免预算紧缩,因为它总是可以通过印钞来填补赤字。几年前,当委内瑞拉石油收入下降时,它选择了印钞策略来应对政府不断增长的预算赤字。这样做导致的结果是今年的恶性通货膨胀达到了一千万— 这是现代史上最糟糕的情况。 美国比委内瑞拉拥有更大的自由,因为美元目前在全球经济中,无论是在金融投资还是贸易领域都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然而,如果财政挥霍导致投资者对美国失去信心,美元可能会失去这种优势。...

To Top
Translate »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