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为什么你会和错的人结婚?

费城生活

为什么你会和错的人结婚?


这是一篇长推送,大概8000字,需要十几分钟读完。


但值得读,它来自哲学家阿兰·德波顿


它看上去有点让人丧气——分析了“你会和错的人结婚”的九大原因。


但他提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婚姻中很多痛苦都来自浪漫主义爱情观的误导。


“浪漫主义让人相信,自己命定会有一位Mr/Miss Right。只要找到ta,一切问题都会随之解决。ta会满足你所有情感需求,填补你所有的情感空洞。有了ta,你永不孤单……”


“而实际情况是,我们每个人都被生活伤得体无完肤,并且每天还要收拾起心情迎接新的伤感。没有人生来是为了安慰、理解、填补其他人而存在。”


德波顿残酷地戳破了那些梦幻气泡,但如此一来,加之于婚姻上的种种压力,其实也能得以舒缓,因为:


“没有Mr/Miss Right,那么也就没有Mr/Miss Wrong……”







我们最终和错误的人结了婚



毫无疑问,任何一个结婚对象都不会是十全十美的。在选择结婚对象这件事情上,悲观一点是十分明智的。


完美的婚姻凤毛麟角,不如意才是常态。话虽这么说,可是当你看到有些伴侣之间那种痛苦的、根源上的合不来,彼此间那种根深蒂固的不相容,你还是不得不相信:有些事情并不是所有长期关系中都会出现的那些俗常的失望和摩擦。


远不止那么简单——有些人压根就不该在一起。


Ben McLaughlin, Astronomical Societies. 2017

 

这些错误是怎么酿成的呢?它们出现得如此频繁而平常。


和错的人结婚大概是我们最容易犯的,而且代价最大的一个错误了。


我们却从来没有更系统地探讨过“明智地选择结婚对象”这个问题,无论是站在国家层面,还是个人层面上,就像探讨道路安全和吸烟问题那样。这实在是不可思议,简直就是在犯罪啊。

 

比这更让人难过的是,人们做出错误选择的原因其实非常简单易懂,并没有什么特别。原因普遍能归入以下几个大类:

 

 

 

我们不了解自己

 

刚开始寻找伴侣的时候,我们对那个人的要求往往是模糊的,用一些美丽的、感性的,但又不具体的词来修饰:我们会说,想找一个“善良的”或者“在一起觉得有趣的”,“有魅力的”或者“有探险精神的”……


并不是说这些要求不对,只是不够精确,没法描述出到底什么样的人能够让我们快乐——或者更准确地来说,让我们不至于总是过得很糟。


我们每个人身上都有疯狂之处,都有各自不同的神经质、不稳重和不成熟,但对这些又一知半解,因为从来没有人会坚定地鼓励我们,去搞懂疯狂背后的细枝末节。


每个处在爱情中的人,最紧要的一个任务就是弄明白自己究竟会为什么而生气。必须对自己的情绪波动有深入透彻的认识,认识到这些问题的根源在哪,它们会把人变成什么样子——最重要的是认识到什么样的人会刺激你的情绪,什么样的人又能纾解你的烦躁。


优质的伴侣关系不见得是建立在两个健康的人之间(这个世界上健康的人不多),而是两个存在缺陷的人,有能力,或者有运气,在他们所谓的偏执之间,找到一个可以通融共存的安全地带。


当我们对任何人产生了“我们在一起应该会处得不错”的想法后,就该要给自己敲响警钟了。

 

因为很多时候,这恰恰就是问题所在:也许,我们会有在被别人反驳时暴怒的倾向;也许,我们只有沉迷于工作才能感到放松;也许,我们在做爱后不习惯再有亲密的表示;也许,我们从来没有学会在自己内心感到忧虑时如何去表达。

 

这些问题看似很小,但经过数十年的累积后,却可能酿成大灾难。所以,我们需要提前意识到这些问题,需要留心那些能够很好地消化这些问题的人。

 

而在任何一个约会刚刚开始时,你就有必要问一个问题:“你有什么毛病?”


问题在于,想要了解自己身上的病症并不容易。这需要很多年,需要有很多不同经历。


在结婚之前,我们很少去探究自己身上复杂的一面。当恋爱关系的开始让我们自身的缺陷暴露出来时,我们会很容易把责任推给对方,然后分手了事。

 

至于身边的朋友,也不会对你在意到愿意苦口婆心提醒你直面真实的自我。他们只是想出来一起度过一个美好的夜晚而已。因此,我们很难有机会看见自己本性中糟糕的一面。

 

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我们不会因为生气而大喊大叫,因为没有人在倾听,这让我们低估了自己的暴怒潜质。


Eric Fischl, The Bed, the Chair, Waiting. 2000

 

当我们独自工作的时候,可以废寝忘食,保持专注,因为没有人会催促我们去吃饭,这样会让我们有一种掌控着自己生活的感觉——如果有任何人试图打断这种状态,你可能就会感觉自己来到了地狱。

 

到了晚上,我们都知道互相依偎是多么地甜蜜。但我们不知道,当我们想要逃避亲密的关系时,我们在伴侣的眼中会是怎样的冷漠和陌生。

 

所以,独自生活最大的特权就是,你会获得一种幻觉:觉得自己是一个非常好相处的人。

但这只是因为你对自己的人格如此缺乏了解,也就难怪你不知道自己该要寻找什么样的伴侣了。


Gerhard Richter, Gilbert & George. 1975

 




我们不了解别人

 

这类问题就更严重了,因为别人也跟我们一样,自我认知程度很低。无论对方是多么地出于好心,他们还是和我们一样,没有能力理解究竟是什么让自己不爽,更不用指望他们能告诉我们了。


我们理所当然会试着了解他们。我们去见他们的家人,也许还会去看看他们童年上学的地方。我们看过往的照片,认识对方的朋友。所有这一切会给我们一种完成了作业的感觉,就好像一个菜鸟飞行员在屋子里扔过一只纸飞机,就以为自己能开飞机了一样。


Tim Eitel, A Painter. 2017

 

在一个更成熟的社会里,伴侣在交往之初就会完成详备的心理测评,然后呈交给心理学家团队进行深度评估。到2100年,这样的场景将不再是笑话。到那时人们会奇怪,为什么人类经过了这么长的时间才开始这么做。


我们需要了解我们计划与之结婚的那个人内心是怎么想的,需要了解对方如何看待权威、耻辱、内省、性亲密、心理投射、金钱、孩子、衰老、忠诚,以及对一百件类似这样的事物的态度或者立场。这些东西,不是一次平常的聊天就能了解到的。


缺少了对这一切的了解,我们在做判断时,很容易被对方外表呈现出来的样子所误导。眼睛、鼻子、额头的形状、雀斑的分布、笑容……从这些外表中,似乎能读出很多信息。然而这就好比看一张发电站外景的照片,就认为它能告诉我们有关核裂变的一切一样滑稽。


我们在只掌握很少量证据的情况下,就把一系列完美的人设“投射”在我们的爱人身上。根据几处微小,但又让人浮想联翩的细节,就脑补出对方整个的人格,我们做的这种脑补,就像人眼在看到一张脸部速写时,会自动补全没画到的部位一样。


Henri Matisse, La Pompadour. 1952


我们不会认为这是一个没有鼻孔、只有八根头发、没有眼睫毛的人的图片。我们自己甚至都意识不到,就已经补齐了缺失的部分。我们的大脑时刻准备着,从一些细小的视觉线索中构建出完整的人像——当我们在了解未来配偶的性格时,也会进行同样的脑补。





我们不习惯真正的快乐

 

我们相信自己能在爱情中找到快乐,但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有些时候,我们实际只是在寻找熟悉感,而这会让我们追求幸福的道路变得曲折。

 

在成年人的关系中,我们会重现一些儿时经历过的感受。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就第一次知道并懂得了什么是爱。可惜,学习爱的过程并不总是一帆风顺。我们小时候所认识的爱,其中可能掺杂了其他一些不那么愉快的情绪:被控制、被羞辱、被抛弃、严重缺乏沟通,总之,掺杂了痛苦。


Jan de Maesschalck, Untitled. 2006


因此,长大后的我们,会拒绝自己遇到的一些健康的伴侣人选,不是因为他们不好,而恰恰相反,是因为他们性格太好(太成熟、太善解人意、太可靠),这种完美无缺的感觉让我们陌生,甚至会有些微的压迫感。


我们转而跟随潜意识去选择伴侣,不是因为那些人能让我们开心,而是因为他们带给我们痛苦的方式让我们感到熟悉。

 

我们和错的人结婚,因为对的人反而让我们感觉不那么对头——他们让我们觉得自己不配;因为我们没有体验过健康的关系,因为我们终究不会把被爱和满足这两种感受联系在一起。


Erin M. Riley, Passing Lane. 2011

 

 

 

单身太不好了

 

当单身已经让你无法忍受的时候,你肯定不在一个能够理性择偶的情绪里。我们需要有能安于单身多年的觉悟,才有希望建立一段良好的关系。否则的话,我们对“不再单身”的爱,恐怕要更甚于爱“那个让我们不再单身的人”。

 

遗憾的是,到了一定的年纪,社会会让单身人士变得举步维艰,公共生活中处处掣肘。有伴儿的人会感受到单身男女的威胁,以至于不太愿意经常邀请他们来家做客。一个人去电影院时,感觉自己像个怪物。


Edward Hopper, New York Movie. 1939


最好能把社会改造成大学,或者集体社区那样——公共饮食、共享设施、无尽无休的聚会、自由的性交往……这样,那些认为自己要结婚的人就能弄清楚了,他们结婚到底是不是为了追求两人结伴的益处,而非仅仅为了逃避孤身一人的弊端。

 

当性生活只有在婚姻中才能获得时,这会导致人们出于错误的原因而结婚:为了获得性这种在整个社会中被人为限制的东西。而现在,在跟谁结婚这件事上,人们可以自由地做出更好的选择,而不仅仅是为了满足急迫的性欲。


然而我们的社会在其他方面仍不完善。当陪伴只有在情侣之间才能体面地获得时,人们会仅仅为了排遣寂寞而选择搭伙过日子


现在,是时候把“陪伴”从二人关系的桎梏中解放出来了。像性解放者想要性实现自由一样,也应该让人们的陪伴关系更自由、更容易获得。


Tommy Hilding, Amygdala #14. 2014




 

直觉被过誉了


过去,婚姻是一桩理性的营生,全部意义就在于两家拥有的土地门当户对。这样的结合冰冷无情,对当事双方的幸福丝毫不予考虑,直到今天仍然让我们感到心寒。

 

之后,“直觉婚姻(marriage of instinct)”,也就是“浪漫婚姻”,取代了“理性婚姻”。这种意识形态告诉我们,一个人对于另一个人的感觉应当是决定结婚的唯一标准。如果你感觉你们是“相爱”的,那就够了,无需再问别的问题了。感觉胜过一切。


Agnolo Bronzino, Venus, Cupid, and Jealousy (detail). 1548-50

 

先前的“理性婚姻”太过于严慎陈腐,相比之下,“直觉婚姻”的一大特色就是,关于为什么结婚,你不应该想太多。分析一个决定一点都“不浪漫”。列几张表格来对比利弊,不但荒谬,而且冷冰冰的。一个人能做的最浪漫的事,莫过于才认识几周,就借着一股激情在某个突然的时刻求婚。


老式的“保守”对于婚后的幸福来说,实在是风险太大,搞得好像“直觉婚姻”的那种轻率就是婚姻顺利的前提似的。

 

 

 

学校里不教爱情

 

是时候迎接婚姻的第三形态了:“心理学婚姻”。在这种婚姻形态里,人们不再为了土地结婚,也不再单凭“感觉”结婚,而是只有在这种“感觉”经过双方成熟心智的审视过后,得到彼此的支持,才会迈出这一步。


在这个年代,我们结婚时对婚姻一无所知。我们几乎从没专门读过这方面的书,我们从不在小孩子身上花费太多时间,我们不会对别人的夫妻生活寻根究底,也不会跟离婚的人促膝长谈。我们进入婚姻时,对于为什么婚姻会失败没有任何深入的认识——以为婚姻失败的原因只是当事人愚蠢,或者想象力匮乏。


 Serban Savu, The Tunnel. 2010


在“理性婚姻”时代,结婚时考虑的是下面这些标准:

 

        — 对方的父母是谁

        — 对方拥有多少土地

        — 我们的文化有多少相似之处


在“浪漫婚姻”时代,需要留意下面这些指标,来判断结婚对象是否合适:

 

        — 我无法停止思念对方

        — 我对对方的肉体存在渴望

        — 我觉得对方太棒了

        — 我时刻想和对方说话

 

而在“心理学婚姻”时代,我们需要一套新的规则。我们应当好奇:

 

        — 对方会为什么而生气

        — 我会如何与对方一起养育孩子

        — 我们如何共同成长

        — 我们如何继续做朋友

 

 

Andrew Wyeth, Wind from the Sea. 1947

 

我们希望快乐永驻

 

我们都有一种殷切的渴望,想让美好的事物永恒地存在下去。我们想要拥有喜欢的车,想要定居在旅行去到过的最爱的国度,想要跟在一起开心的那个人结婚。


我们以为,婚姻是让我们此刻的幸福延续下去的保障,它能让所有刹那即逝的成为永恒。婚姻像一个瓶子,可以把拥有的快乐装进去珍藏。最应该珍藏的那份快乐,是当你第一次有了求婚的念头:那时你们乘着摩托艇,航行在威尼斯的潟湖上,落日把细细的金屑抛洒在海面。心里期待着一会儿要去鱼鲜饭馆吃晚餐,而此刻,穿着羊绒衫的爱人正依偎在你的臂弯……我们结婚,就是要让这种感觉永远地定格。


然而不幸的是,婚姻和这种感觉之间没有任何必然联系。


Rupert Bunny, Pastoral. 1893

 

 

婚姻根本不会让那个时刻永远定格。那个时刻之所以会发生,是因为你们互相之间尚未有很深的了解,是因为你没有在上班,你们住在大运河边一间漂亮的酒店,你们在古根海姆博物馆度过了一个愉快的下午,你们刚刚吃下了一杯意式巧克力冰激凌……

 

结婚无法让关系维持在这个美好的阶段。在那个美妙的时刻,带给我们幸福的配方并不掌握在婚姻那里。事实上,结婚会立刻将这段关系导向一个截然不同的状态:住在郊区,上下班漫长的通勤,还要养两个孩子。唯一的相同点是你身边的那个人,而那个人没准还是一个错的人。

 

René Magritte, The World of Images. c.1961

 

十九世纪的印象派画家,对于人世间的变化无常有一套隐秘的理念,这套理念给我们指出了一个更开阔的方向。在他们看来,快乐本来就是易逝的,这可以让我们更平和地看待生活。


印象派感兴趣的一点是,我们最爱的事物不是一成不变的,它们只是昙花一现,过后就消失无踪。印象派歌颂的是浮光幻影式的快乐,而不是日久经年的美满。


Claude Monet, Hauling a Boat Ashore, Honfleur. 1864


生命的巅峰往往是短暂的,幸福不会整年整年地发生。我们跟随着印象派的指引,应该懂得感受日常中那些零星的、何似在人间的美好时刻,而不再误以为它们能够永存,也不需要非得把它们转化成一段“姻缘”。


 

我们以为自己很特殊

 

统计数字并不乐观。每个人都可以举出许多不幸婚姻的例子,都见过身边朋友的前车之鉴。


通常情况下,一段婚姻总要面对大大小小的挑战,我们对此心知肚明。可是轮到自己的婚姻时,我们又不这么认为了。我们想当然地认定,这个定律只适用于别人。


Davis Morton, The Stranger. 2016


这是因为,哪怕据粗略统计一半的婚姻都以失败告终,其实也并没有那么不能接受,毕竟相爱已经是可遇不可求的事。爱情中的男女感觉自己好像有着万中无一的幸运处在这么好的势头上,结婚的风险都不叫事儿了。

 

我们悄悄地把自己排除在普遍的道理之外,这不能怪我们,但是如果勇敢一些,把自己放在人们的普遍命运之中去看问题,可能会对我们有所裨益。


Mary Henderson, Raised Hands. 2017


  

 

我们不想再为爱情操心

 

结婚以前,我们的感情生活往往会经历许多年的起伏。我们努力和不喜欢我们的人在一起;我们和别人交往过也分过手;我们没完没了地参加聚会,希望能结识新的人;我们尝过兴奋,也尝过失望的苦楚。


Lionello Balestrieri, Beethoven. 1900


难怪在某一个时刻,我们会觉得受够了。


我们想结婚,一部分的原因是为了终止爱情对精神的消耗。那些没有结果的折腾和刺激,已经把我们的心气耗尽,对未来新的遭遇的担心让我们不得安宁。我们寄希望于结婚,能够彻底地终结爱情对我们生活痛苦的支配。


但是,婚姻不能终结这些痛苦,它也不会终结。婚前有多少猜忌、期望、恐惧、拒绝和背叛,婚后就会有多少。只有从外面看,婚姻生活才显得风平浪静、不咸不淡,美好到有点无聊。


John Dubrow, Family Portrait, Upper West Side. 2010-11





这篇《我们最终和错误的人结了婚》,发布在德波顿创立的“哲学家邮报”上。


还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精简版,是时报最受欢迎的文章之一。除了提醒人们重新看待浪漫爱情观,也建议你放弃“情人眼里出西施”的幻想。


“第一,当我们发现恋人不再完美时,会怀疑自己的眼光;第二,当爱人指出我们的缺点时,我们情感上会很受伤,认为对方不再爱自己了,全然不去想爱人凭什么一定要爱自己的缺点;第三,人们鲜有自知之明,很多自己的毛病往往是由伴侣发现的,但我们还并不承认。”


我们的奇葩之处,往往都是由伴侣发现的。


如果能够正视这些问题,而不是陷入幻想、失望或逃避的死循环,婚姻生活也就不会那么难了。


德波顿的文章引发了读者很多回应,我们编译了部分。


欢迎在评论区说出你的想法。



阿兰·德波顿写道,“我们跟错的人结婚,因为我们不会把被爱和满足这两种感受联系在一起”。这句金玉良言也许刚刚拯救了我的人生。我嫁给了一个和德波顿先生的描述一模一样的男人,“成熟、稳重、可靠、会疼人”,而我却一直不遗余力地在破坏我们的幸福,每次都把事情闹到天翻地覆才算完。就像德波顿先生说的,我老公一开始就应该问问我:“你会因为什么样的事炸毛呢?”


——@Lynne Vermillion




我在第三段感情中找到了幸福和满足,对我来说,悲观不是解决问题的答案,打开自己、大度包容才是。不去想完美,努力去培养一种爱和宽容的精神。只有这样,你才能尝到幸福的滋味。


——@Bruce Higgins





如果我们投入尽可能多的时间用来研究潜在的伴侣,就像研究手机、电脑、汽车,还有夏天在海边租的房一样,我们会更有知识,更有把握,也更会保护自己。那时我们对爱情和婚姻怀疑、绝望和悲观的态度就不会这么强了。


——@Beatty Cohan




和对的人结婚需要大多数人没有的勇气。它需要说“不”的能力。它需要解除自己身上的壁垒,所有的壁垒。比方说,你是否愿意告诉你的伴侣,或者向他坦露你身上一些让人厌恶的习惯。


我们大多数人都害怕孤独,所以我们总是迁就,告诉自己“忍着点就好了”,直到实在无法承受。这就是为什么离婚率徘徊在50%左右。我们还特别惧怕向别人展示自己。我们试图隐藏自己认为不值得的东西,实际上根本藏不住。有时难受的是我们不再做自己了,情绪终究是要爆发的。

 

也许我们应该把结婚年龄提高到50岁兴许到那个年纪,我们已经积攒了一些智慧和勇气。到了那时候,我们应该能够选择更对的伴侣吧。


——@Alan Goldstein




读到阿兰·德波顿关于浪漫主义在现代关系中的问题的文章,我强烈的第一反应是“听听,听听!”作为一名心理治疗师,我经常看到伴侣们为了他们之间的关系,努力地在理想与生活压力、衰老、变动这些现实之间调协。然而,我也看到有些伴侣为了避免冲突、伤害,又或者嫌付出真情太费心力,于是陷入悲观。


成功的伴侣会将这些理想,以及不断变化的现实,用一些更复杂微妙的方式结合在一起。也许有一种浪漫,比德波顿先生批评的那个版本更成熟,也更接地气。


——@Ben Endres


 


我年纪轻轻,22岁就和当时21岁的妻子结婚了。我太太在一次次的劫难中九死一生,再之后,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没了。我们用最难的方式懂得了相互扶持的美德,学会处理愤怒和失望,单纯地享受彼此的陪伴。


她走了19年了,那是我们结婚的第47年,我真的是一个幸运的丈夫。有爱么?当然,如果你想浪漫一点,爱有很多。但是,将你们的生命绑在一起,建立一个家庭,当你时日无多时,能够深情款款地回忆起过往的一切,这才是我给“跟对的人结婚”下的定义。这的确需要时间。


——@Jay N. Zemel





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文章来源:

http://thephilosophersmail.com/relationships/how-we-end-up-marrying-the-wrong-people

https://www.nytimes.com/2016/06/05/opinion/sunday/the-marriage-puzzle.html


— The End —


cz

Click to comment

回帖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更多 费城生活

  • 费城生活

    NASA:今天地球引力最小能让扫帚立起来?刷屏朋友圈科学依据净是初一物理

    By

    美国宇航局:今天地球引力最小能让扫帚立起来?刷屏朋友圈科学依据净是初一物理 相信最近今天很多人的朋友圈都被这么一条消息刷屏了。 “2月7日(也许是8日、9日、10日、11日或者其他时间)是个特殊的日子,美国宇航局NASA曾经说过这一天地球的引力最小,所以扫帚能够站起来。” 立扫帚只不过是一个美丽的谎言图源 | CNN 听起来很科幻是不是?但是真实情况究竟如何? 有让扫帚站起来的朋友,也有没有让扫帚站起来的朋友。 有2月11日开始发朋友圈的朋友,也有2月7日就开始试验的美国朋友。 于是,我们网上搜索了和“NASA 扫帚”相关的讯息,可是这只有论坛上的消息,并没有NASA官方的消息。好吧,如果NASA真的说过这样的话,那么一定就会有英文材料。 但是搜索的结果中,更多的只有扫帚星云和用激光扫帚消除太空碎片的项目。 这件事情和美国的一个老笑话相关,美国认为春天开始的时候引力最小,能够让扫帚直立。而Reddit(美国著名的论坛)上的其他研究结果表明,扫帚的奇怪行为与2017年的日食有关,也就是说,对于扫帚直立有着不同的日子和不同的解释。 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让扫帚直立呢? 首先,它不是因为行星的排列或者地球的自转。美国的《连线》杂志曾经进行过计算,离地球最近的金星和太阳系中质量最大的木星,它们施加的引力(10-8 N)都要远远小于地球对扫帚的引力(约10N),根本不可能起到让扫帚直立的作用。...

  • 费城买车

    费城灯塔线上二手市场【第3期】

    By

    费城二手物品手册 hello everyone ! 又到了新一期费城二手物品整理手册 本周,随着年底将至 越来越多的新老朋友们开始了以旧换新 出售闲置,更新装备 二手物品大换季 话不多说,让我们看看都有哪些可以淘的宝贝吧! 01 毛巾棉沙发 1.品牌Raymour Flanigan  2.超级舒服 座位很宽...

  • 费城买车

    费城灯塔线上二手市场【第2期】

    By

    立冬 天气变冷了! 还没有车怎么行?    走路出行太痛苦~ 不想买新车也可以将就将就 但如果发现了好用又便宜的 不妨尝试一下 线上二手市场第三期又整理了 天普大学附近校友们的爱车出 请大家关注灯塔信鸽 了解更详情吧! 1 汽车 型号:BMW X1 28i Sport 4WD...

  • 费城买车

    费城灯塔线上二手市场【第1期】

    By

    哈喽~ 关注费城灯塔信鸽的小伙伴 可能已将注意到了 我们新的一项栏目即将与大家见面 现在只是调试阶段 希望这个二手市场信息将会 给大家带来生活上的便利 废话不多说~ 上干货 01.汽车 型号:大众cc.2.0t  购买时间:2011年 价格:5000$ 型号:V6,Flex Fuel,3.6Liter 2012 Jeep Grand Cherokee Laredo...

  • 费城生活

    Crane Chinatown,五分钟步行到中国城 ,全新建成、设施齐全

    By

    【近中国城和市中心】  超大Studio $1475起,即日入住 签一年免一个月房租,看房后48小时之内签约还可免一年$300的Amenity fee和$50的申请费,  押金只要$500! 基本信息 公寓简介 Crane Chinatown(鼎华居)于2019年新建,地理位置优越,隔一条街就到中国城,去菜市场买菜、中餐厅吃饭、KTV娱乐都超级方便。 每间房的客厅和卧室都是超大落地窗,视野开阔。 地理位置 1001 Vine StreetPhiladelphia, PA 19107...

To Top
Translate »
X